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他們在南海海底打洞,9000米!
發布時間:2019-09-25     責任編輯:

9月的南海,煙波浩渺,海天一色。直升機轟鳴著從海南三亞出發,向東南海域飛行約1個小時,降落在一艘“怪異”的“大船”之上。

之所以說她“怪異”,是因為這艘“大船”的甲板幾近正方,中間高聳著10層樓高的鋼鐵高塔,四條“巨腿”直插海面,風大浪急卻紋絲不動,與其說是一艘“大船”,不如說更像一座鋼鐵之城。

這就是“海洋石油982”鉆井平臺,被譽為“深藍巨鉆”的國之重器。

 

近日,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舉辦“與共和國共成長—新媒體走進新國企之蓄能深藍”活動,長安君實地探訪982鉆井平臺,去了解中國南海深水油氣開發的前世今生——

982鉆井平臺的司鉆房里,兩位司鉆全神貫注,在操作椅上盯著面前的屏幕,相互配合緊張操作,井架上機器轟鳴中,天車吊著深海鉆頭緩緩升起,海洋石油工人在鉆頭旁忙碌著。

在過去的四天時間里,這枚鉆頭潛入千米深的海底,已經鉆透3000米以下的地層,用不了多久將到達此次深海作業的預定深度——5000米。

到那時,將揭曉此次勘探作業的成敗。

南海遼闊的海底之下,蘊藏著我國三分之一的油氣資源,是世界四大海洋油氣聚集中心之一,被譽為“第二個波斯灣”。

“石油勘探,到底有沒有油,只有鉆到那里才知道。”中國海油南海西部石油管理局總工程師李中說,即便在富含油氣資源的南海,也并非“一鉆下去就冒油”,石油勘探是有一定幾率的。

相較于世界上其他海洋油氣聚集區,南海海底的狀況要復雜得多。南海高達350億噸的油氣儲量里,有70%以上在500米以上的深水海底,這里處于歐亞板塊、太平洋板塊和印澳板塊的交匯處,地質結構復雜,井底溫度高達249℃,底層壓力可達142兆帕,相當于指甲蓋的面積上壓著一輛重型卡車的重量。

在這樣的深海地質環境中鉆井,是公認的世界難題。但李中和他的團隊,依靠自主技術和裝備,在南海深水區域鉆獲多個重大油氣發現。

2002年以前,我國南海深水油氣資源的開發幾乎是一片空白,沒技術、沒裝備、沒人才,只能向擁有成熟經驗的國際能源巨頭尋求合作,那時決定南海實際開發的,是這些擁有高端設備和技術的西方公司。甚至有媒體直言:國際能源巨頭把設備租給誰,誰就具有了南海深海能源開發的現實能力。

經過招標,最終在2004年,美國雪弗龍公司、英國天然氣公司等國際石油巨頭與中國在南海北部深水區進行合作勘探。

劉和興是一個“80后”,現在是中國海油南海西部石油管理局深水鉆完井團隊的負責人,而中外合作勘探期間,他只是一個經常登上外方鉆井平臺的“交流生”。那幾年,給劉和興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總要看外方專家的“臉色”。

“在討論技術方案的時候,從不主動通知我們,討論問題時的核心關鍵點,也不會讓我們知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劉和興的臉上透著憋屈和無奈,“我們也會去提一些技術方面的建議,但是人家根本就不理我們……”

然而,國際能源巨頭們在南海北部深海區整整勘探了8年,花了幾十億美元,在南海鉆出了15口高溫高壓井,僅在其中1口井中發現油氣,但因為儲量太小,毫無經濟價值……劉和興回憶,當時外方的鉆井平臺生產時效僅有71%,直到最后,相繼撤走了設備、技術、人員,外國專家走時留下了一句論斷:

“南海北部深水儲層不明確。”

這論斷像極了七十年前國際上流行的那句“中國沒有石油”。中國有石油,中國的南海深水油氣儲層很明確,中國人在自己的海域挖掘屬于中國的寶藏,不能總看別人的臉色,終究要靠自己的力量!

心中憋著一股勁,李中總工程師的頭腦卻很清醒:國際能源巨頭在南海的每一次失敗,對中國深水能源勘探來說,都是寶貴的經驗:“從研究外國公司出現的問題入手,明確方向,一點點解決問題,就相對容易了一些。”

此后,以國家能源發展戰略為指導,波瀾壯闊的蔚藍大海上,中國海洋石油事業全方位發展,掀開有史以來最壯麗的一幕——

中國的深水物理探測船在南海夜以繼日劈波斬浪,為地球做“CT”,搜集到龐大的數據,進行詳盡分析,為油氣勘探打下堅實的基礎;

國產深水半潛式鉆井平臺相繼立項建設,”興旺號“、“海洋石油982”等一個個領先世界的國之重器的完工投產,振奮國人同時也震撼著世界;

李中和他的團隊,則開始了艱苦的深水高溫高壓鉆完井技術的攻關,他嘴里的“相對容易”,卻用了10年的時間。

10年里,技術攻關團隊幾乎都“漂泊”在海上,開了數不清的技術研討會,做了數不清的實驗。李中這樣描述這個過程的艱難:剛開始是一張白紙,我們自己把白紙描黑了,而且描得特別亂特別亂,最后,從最黑的那個點開始,才提取到瓶頸問題……

從“眼巴巴”看著國外的技術、看著外國專家的臉色,到奮不顧身地跳入創新的海洋中不斷奮斗,中國技術團隊歷經艱辛,終于從那張“自己描黑的紙”上破繭而出。“窄窗口作業技術”“水合物防治技術”“井控技術”……最后3年時間里一個個世界級難題,被連續攻克。

最終中國技術團隊掌握了全套深水勘探開發的核心技術,解決了外國專家不曾解決的問題,鉆成了“國際巨頭”們不曾鉆通的井,打破了國外石油公司的技術壟斷,站在了世界同行的前列,讓中國成為了全球第二個具備獨立開發海上高溫高壓油氣的國家。

2017年,南海高溫高壓鉆完井關鍵技術及工業化應用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和其他獲獎者一道,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接見。李中特意把花白的頭發染黑,穿了一件暗紅的西裝,劉和興說那天的新聞聯播團隊的所有人都看了好多遍,“常年看李老師穿海油人的勞保工裝,換上西服后,他是人群中最顯眼的一個”。

2010年至今,中國海油南海西部油田在南海安全鉆探了50余口高溫高壓領域探井,發現了東方13-1、東方13-2、陵水17-2、陵水25-1等大氣田,為國家發展源源不斷輸送能源血液;高效開發了崖城13-4等氣田,每年30多億立方的天然氣通過778公里輸氣管道供往香港,可發電量占香港發電總量的25%以上,為香港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穩定的能源保障;中國的技術已經走向世界,墨西哥灣、英國北海,在一個個國際能源富集區提供著中國方案,帶動這個聯系越來越緊密的世界共同發展。

站在“海洋石油982”的甲板上,曾經的“交流生”劉和興從容地介紹著這座深海石油的勘探利器,如同介紹著自己的家:A5000船型、雙浮箱、四立柱,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半潛式深海鉆井平臺之一,配備DP3動力定位系統,風大浪急中平臺和海底的位移以厘米計,平臺電站功率強大,能滿足一個16萬人口的城鎮供電,982平臺可抗16級臺風,能在1500米深海作業,最大鉆井深度9144米,自航時速10節,曾開到遠東海域和俄羅斯聯合勘探……

一項項專業技術參數讓人不明覺厲,但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這位年輕海油人的語氣,沉穩、堅定,既沒有了曾經的委屈無奈,也沒有成功后的沾沾自喜,目光好像透過這些先進的國產設備,望向更遠處的深藍大海——

那里是這群海洋石油人永遠奮進的未來。

Copyright 2010-2018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
技術支持:云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

爱彩网app